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好样的!

副八飞行中队:


副八党的组织来了哦~


先给各位副八党致歉,

由于中队队长日夜繁忙疏漏打理,不擅长宣传,

所以今日来这里给诸位安利下。

作为副八粉丝的团队这是我们的失职,

欢迎各位加入副八飞行中队这个大本营。


这是个欢乐的群,

人多,各位搜下QQ的排行就知道了,是副八最受欢迎也是唯一一个认证过的群

去年老九门开播就开始存在,只要喜欢副八,滚段子聊天各种话题都可以。

群里都是爱副八的真爱粉。每天都很热闹,各种段子爆料多多。

对话题不限制,泛盗墓笔记和老九门系列的话题都可以,原则不拆副八,任何CP都可以聊。...

14

过眼

张日山回来了,带着一个孩子。
那个孩子还不到可以站起来的年纪,脸上两团高原红攒着,小黑豆似得眼睛眨巴眨巴,小嘴微翘笑盈盈的。他被女人们传着抱着,一逗就咿咿呀呀的笑着。女人们嘻嘻哈哈的围着这个孩子,一边的几个伙计们拉长了脸,笼着手皱着眉头凑在一边商议着事情。
吴家大堂难得又这么热闹了。老吴抬眼望了望里面,见那几位正高声争论着这个孩子的身世来历。他低头继续梳理狗子的皮毛。这狗子前儿跟自己下地,遇到不干净的东西,沾了点说不出来的脏污回来,老吴皱了下眉头,拿了一边的刷子大力刷着。
狗子温顺的呜呜的低声,摇着尾巴。 只听见自家媳妇儿的声音:“张副官带来的这个孩子,总有个来头。但咱也得先收养着,总不能让他老爷...

10 24

白山卷宗

〔Ⅱ〕

父亲


「长老爷爷,他们都不和我玩……」


——张启山(幼年)


「为什么打他?他们说我是野种。」


——张启山(少年)


白山卷宗

〔Ⅰ〕


「我生了两个儿子,一个违背族规出走他乡,一个被带进青铜门下落不明。活了别人的几辈子,到头来除了族长这个名号,一无所有。」

——张瑞桐


1 2

14号,我从家里出发
坐上了青藏线
跨越千山万水
跨过最痛苦的唐古拉山
终于来了

西藏真美
和我梦里见到的那样

美丽的雪山
壮丽的布达拉宫
香烟缭绕的大昭寺
别有风情的八廓街
淳朴的藏民

一路上
我又回到了梦里

有生之年来一次西藏
我不后悔

3

疑问|关于张启山家族

张启山的父亲,会叫什么名字?

张启山和张日山,山字辈的,张家看来是个很看中传统排辈的家族,那么他父亲会是什么?

既然他爷爷是先代张起灵,那么他父亲会不会也是长生体质?

若是长生体质,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被追杀的人刺杀?

为什么身为麒麟家族,他出生时候会带有穷奇标志?

张家是怎么分裂的,那一支怎么走出东北的?

作为纯血的张日山,是怎么甘心放弃本家的血统追随张启山?

年华录(三)

年华录(三)

香堂


话说 那张曰山一路往齐先生那去了。一路上他心里想着,这先生要怎么怎么的见到自己啰嗦的。齐先生的香堂离这里有段距离,要经过龙正街,安国寺等地界。早市人多,各种摊子小贩吆喝。路上人来人往,张曰山也挤着这些路人借过借过着。走了一个时辰,在拐角地方停下来了。

那是通往齐先生香堂的巷子。

好像是。

他定眼望了去,那条巷子深深幽幽,底头拐了去了,却不知道往哪里。日头照进巷子,在山墙上投下一道暖暖的分界线,巷子里无人,只有个货郎挑着担子叫卖着。

他问了那巷口的货郎。货郎大叔对他笑笑,指了指方向,却面带奇怪的脸色打量着他。他谢过货郎大叔,逃了进去。...

3 10

年华录(二)

年华录(二)

屋顶上的风景


        红府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俩小孩在内院里对骂。一穿着正装梳着背头的孩子,小脸上白生生的哗啦着一道血印子,怒气冲冲的...

11

九门动物

(顶峰作案。测试关键词用。看不看得到各位缘分了2333)

张狐狸

张启山

东北银狐。灰色深沉。老九门一把手,现在当兵,实力非凡。老家是东北的,在长沙发展。对兄弟很义气。伸手不错,接过很多活。在老九门里声誉很高。随身携带一只小狐狸,据说老家表亲,小狐狸和他很像,处处学他,也很忠心。

红花鹿

二月红

长沙城里有名的戏角儿,身段美,功夫深,演艺事业高超。在长沙城有诸多追求者,可惜心里只有自己的夫人。为人正直。与老狐狸最早相识,带领家族协助进行地下活动。

黑熊李

半截李

黑道上都知道的老大,因为和同行火拼下半身瘫痪,做事凶狠不留余地。平素不怎么出现,深居简出。手下遍布长沙城。

皮皮...

3 32

查内姆:

以前曾看过一则新闻,可能是野史,说欧洲的一个小镇,一个女子一出门就会引起车祸,因为开车的司机总是忍不住扭头去看她,而忘记了自己正在驾驶。后来,法院宣判她以后出门只能蒙面。其实,她又何罪之有呢?长得过于漂亮,又不是她的错。

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,没觉得这个传说有多么的美丽。可能在少男的心里,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如此性感妖娆的足以让自己性幻想的女神,是无比激动,难以忘却。

但在这背后,人性的丑恶是多么的让人感觉恶心,令人发指。

“乐其无,嫉其有”。私心,可能是人罪恶的最大源泉。

男人垂涎于她的美色,恨她因为得不到她;女人厌恶于她的美丽,只因自己的男人痴迷妄想于她。她...

32
 
1 / 8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