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瞎画画

wtf张副官一直就是麒麟血啊?怎么穷奇了

8 23

【副八】花正好(对话体,短完)

龙七的国产小号:

文章归档


BGM:《花正好


1931年,长沙


“来来来,好孩子,听话,把药喝了——”

砰。啪。

“哎你怎么这样呢!瞧你这一身的伤,你不喝药怎么会好啊!——张启山!张启山!……姓张的你给我过来!你弟弟又不听话了!”

“……嘿爷爷我欠你的是吧?你个小兔崽子,你是不是欠打?你说,你是不是欠打!——哎哟,哎哟!我错了,小祖宗,我错了!你轻点儿!我手都要被你拧断了!我再也不打你了!我再也不打你了……”

“哎,日山,日山——哎你别躲呀!吃我的住我的,让我搂一下怎么了!——哎,日山,我问你,你今年多大?你哥说你十五……你才不像十...

134

0.

戴黑眼镜的男人


昏黄的天际线连着沙沙滚动的草浪

远处的夕阳斜射下来一缕金光

渐渐睁不开眼睛

远处一片黑压压的

骑着马的牧民赶着涌动的马群来回奔跑

在轰隆隆的声音里

一阵草香味

和着马匹的嘶鸣声

身下的马儿被惊了

掉头狂奔

还没反应过来

我就被带着往远处狂奔

四周颠簸的空气

无法定位的视线

让脑子和身体里一阵翻腾

天旋地转

渐渐听到后面一群人大声的叫着听不懂的语言

合着轰鸣的马蹄声

后脑被猛的一击撞击

天空和草地和在一起一阵天旋地转

金色的太阳渐渐射进我的瞳孔里

疼痛的刺眼 

……

脑子里的声音开始响彻天际的时候

我从一片昏...

好样的!

副八飞行中队:


副八党的组织来了哦~


先给各位副八党致歉,

由于中队队长日夜繁忙疏漏打理,不擅长宣传,

所以今日来这里给诸位安利下。

作为副八粉丝的团队这是我们的失职,

欢迎各位加入副八飞行中队这个大本营。


这是个欢乐的群,

人多,各位搜下QQ的排行就知道了,是副八最受欢迎也是唯一一个认证过的群

去年老九门开播就开始存在,只要喜欢副八,滚段子聊天各种话题都可以。

群里都是爱副八的真爱粉。每天都很热闹,各种段子爆料多多。

对话题不限制,泛盗墓笔记和老九门系列的话题都可以,原则不拆副八,任何CP都可以聊。

14

过眼

张日山回来了,带着一个孩子。
那个孩子还不到可以站起来的年纪,脸上两团高原红攒着,小黑豆似得眼睛眨巴眨巴,小嘴微翘笑盈盈的。他被女人们传着抱着,一逗就咿咿呀呀的笑着。女人们嘻嘻哈哈的围着这个孩子,一边的几个伙计们拉长了脸,笼着手皱着眉头凑在一边商议着事情。
吴家大堂难得又这么热闹了。老吴抬眼望了望里面,见那几位正高声争论着这个孩子的身世来历。他低头继续梳理狗子的皮毛。这狗子前儿跟自己下地,遇到不干净的东西,沾了点说不出来的脏污回来,老吴皱了下眉头,拿了一边的刷子大力刷着。
狗子温顺的呜呜的低声,摇着尾巴。 只听见自家媳妇儿的声音:“张副官带来的这个孩子,总有个来头。但咱也得先收养着,总不能让他老爷...

10 26

白山卷宗

〔Ⅱ〕

父亲


「长老爷爷,他们都不和我玩……」


——张启山(幼年)


「为什么打他?他们说我是野种。」


——张启山(少年)


白山卷宗

〔Ⅰ〕


「我生了两个儿子,一个违背族规出走他乡,一个被带进青铜门下落不明。活了别人的几辈子,到头来除了族长这个名号,一无所有。」

——张瑞桐


1 3

14号,我从家里出发
坐上了青藏线
跨越千山万水
跨过最痛苦的唐古拉山
终于来了

西藏真美
和我梦里见到的那样

美丽的雪山
壮丽的布达拉宫
香烟缭绕的大昭寺
别有风情的八廓街
淳朴的藏民

一路上
我又回到了梦里

有生之年来一次西藏
我不后悔

3

疑问|关于张启山家族

张启山的父亲,会叫什么名字?

张启山和张日山,山字辈的,张家看来是个很看中传统排辈的家族,那么他父亲会是什么?

既然他爷爷是先代张起灵,那么他父亲会不会也是长生体质?

若是长生体质,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被追杀的人刺杀?

为什么身为麒麟家族,他出生时候会带有穷奇标志?

张家是怎么分裂的,那一支怎么走出东北的?

作为纯血的张日山,是怎么甘心放弃本家的血统追随张启山?

 
1 / 8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