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查内姆:

以前曾看过一则新闻,可能是野史,说欧洲的一个小镇,一个女子一出门就会引起车祸,因为开车的司机总是忍不住扭头去看她,而忘记了自己正在驾驶。后来,法院宣判她以后出门只能蒙面。其实,她又何罪之有呢?长得过于漂亮,又不是她的错。

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,没觉得这个传说有多么的美丽。可能在少男的心里,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如此性感妖娆的足以让自己性幻想的女神,是无比激动,难以忘却。

但在这背后,人性的丑恶是多么的让人感觉恶心,令人发指。

“乐其无,嫉其有”。私心,可能是人罪恶的最大源泉。

男人垂涎于她的美色,恨她因为得不到她;女人厌恶于她的美丽,只因自己的男人痴迷妄想于她。她太与众不同,但独领风骚、鹤立鸡群,又不是她的错。

中国的武侠小说,有这么一种世界观,如果想得到“天下第一”,那么就用非常规的方式,杀死他,而不是“十年磨一剑”超过他。

于是,一群鸡在广场上围攻鹤。完全看不到自身出现了问题,而是一味地发泄自己的怨气,怪罪于她的美丽,恶毒地攻击她,咒骂于她为淫妇、荡妇、毒妇。却不知,言语是最好的镜子,是内心最好的写照。

而那些想占有她、拥有她的男人,却像个受惊吓的小孩子一样,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却没人挺身而出,上前去帮助他,包括那个号称想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小男孩儿。

大多人可能都想不劳而获,而不想舍己付出。

当玛丽莲失望地离开小岛,她独臂的丈夫带着战争的创伤回来后,人们是如此地嘲讽他、羞辱他。玛丽莲和她丈夫的不幸,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快乐。

只是,当玛丽莲和她的丈夫最终回到小岛,二人默默地走在人群中时,他们的对生活的勇气以及对彼此的信任及不抛弃,再一次震撼了岛上的居民。

玛丽莲并没有嫌弃他丈夫的残疾,而她丈夫也包容了她不凡的遭遇,他们依旧是幸福的。虽然她已不再美丽。

她们小心翼翼地主动向她问“早安”,甚至有些忐忑不安。最终,她淡淡地回了一句“早安”,让大家如释重负,立刻轻松起来。主动跟她交谈,如此热情,甚至称她为“利诺夫人”。

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愧疚,可能是因为玛丽莲终于老了对她们不再是威胁,可能会认为玛丽莲终于跟自己沦为一类。

但玛丽莲和她丈夫利诺对他们过去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宽容,更为凸显地与他们的不同,格外地鹤立鸡群。

宽容,并不代表着原谅;只是,只有释怀,才能更好地面对现在、憧憬未来。

别让一群鸡,影响了鹤的生活。它们只会低头啄米,而看不到远方的风景。

-《Malena》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是姗姗不是三三啊熊墨 转载了此图片
    真喜欢最后一句话。
  2. 杨杨杨丶熊墨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木水柔熊墨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