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白山卷宗

〔Ⅱ〕

父亲


「长老爷爷,他们都不和我玩……」


——张启山(幼年)


「为什么打他?他们说我是野种。」


——张启山(少年)


评论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