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过眼

张日山回来了,带着一个孩子。
那个孩子还不到可以站起来的年纪,脸上两团高原红攒着,小黑豆似得眼睛眨巴眨巴,小嘴微翘笑盈盈的。他被女人们传着抱着,一逗就咿咿呀呀的笑着。女人们嘻嘻哈哈的围着这个孩子,一边的几个伙计们拉长了脸,笼着手皱着眉头凑在一边商议着事情。
吴家大堂难得又这么热闹了。老吴抬眼望了望里面,见那几位正高声争论着这个孩子的身世来历。他低头继续梳理狗子的皮毛。这狗子前儿跟自己下地,遇到不干净的东西,沾了点说不出来的脏污回来,老吴皱了下眉头,拿了一边的刷子大力刷着。
狗子温顺的呜呜的低声,摇着尾巴。 只听见自家媳妇儿的声音:“张副官带来的这个孩子,总有个来头。但咱也得先收养着,总不能让他老爷们一个的带着,多不方便啊。”周围的女人一阵附和。几个男性咳了几声,一个年长者的声音发话了:“咱九门各家有各家的规矩,不是什么孩子都收养,况且还是这个来历不明的。”“这孩子身上有齐家人的信物,怎么说是来历不明?”“齐家人有齐家人的规矩,这齐家掌柜的失踪不见,咱就得接手这烂摊子?规矩就是规矩,咱不能破!”“都啥年头了还各种规矩,老爷子您也不看看外头的啥天的,咱现在,就是普通的百姓……”女性不服的回应,声音有些急促。这里也有老吴家的几个女人,尤其是他媳妇儿的调子最高了。
老吴在门口暗自笑了下,把清理干净的狗子往一边赶了去,蹲在井边擦手。见那狗子摇着尾巴,绕道了屋外院子里,围着站那发呆半天的张日山拱了拱。
张日山回来几天,都是这个状态,一言不发,问他事儿也不说。整个人精神恍惚的样子,头发老长了,脸上有几道疤,一只手有受伤的痕迹,手套上的血污和伤口已经黏连在一起。身上穿的那身下地的特质皮衣,那皮衣也有几处被什么野兽抓划的痕迹。就这样,除了在屋里呆着,就是在院里发呆,处在那半宿,下雨刮风大太阳。几位九门的当家的过去问问,他也不回应。
“还是在想那件事吧?”老吴过去拍了拍他肩膀。“九爷和霍当家的,已经派人去查了,老八他没那么容易死的。”“你要相信,齐家还不至于没落到这个地步,齐家人虽然命里注定如此,但他还是有他自己的方式活下来。”见他不回应,老吴搭着他肩膀凑近:“倒是你啊 ,你带回来的这个孩子,到底是不是齐家的……”
里屋里的争吵声越来越大,老吴被打断了,回头见自家媳妇儿气呼呼的扶着肚子起身,带着几个女人要往内屋去了。他赶紧进去扶着媳妇儿,一口一个夫人小心别动了胎气。吴夫人碎着嘴儿戳了他几下膀子,就挥挥手让他忙去吧。老吴远远地目送那几个女人走远了。
叹了口气,回到堂屋,刚捧起一盏茶,一边的几个老伙计对他拱了拱手,说还有事要回去打理先走了。老吴关照了几句,说了几句好话,叫他们几个别放在心上。
老吴见人都走了,就剩他一个。还有这个孩子乖乖的躺在那儿。他把这孩子抱起来,逗了几下。这孩子只是对着他笑,呢呢喃喃的发着声音。老吴抱着他 在屋里兜着圈子,一边举高高,一边做鬼脸哄着,却发现这孩子只是笑,没有其他的表情了。
突然一个激灵,他把那孩子带到了屋门口,对着天井里投下的光,仔细看了起来。这孩子漆黑的眼睛,深的快见不到底了。小黑豆似的小眼珠里反射不出任何物件。天井里的蓝天白云,似乎都被这双黑眼睛给吸了进去,一丝儿倒影都没有。老吴随手从兜里摸了一块玉鱼穗子,举他眼前逗弄。这孩子依旧笑着,眼神丝毫不随着穗子的移动变化。
“难道……”老吴正纳闷呢,张日山伸手抱过了那个孩子,那孩子挥动着小拳头和小脚,咿咿呀呀,不知一直在呢喃着什么。老吴正要追问,张日山对老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警觉的扫了一眼四周,转身匆匆离开了。
老吴独自一人,站在了门口。院里静悄悄的,只听到偶尔掠过的燕雀和微风拂过花草的沙沙声。他叹了口气,身边的狗子围过来,温顺的蹭着。
有些人的未来,注定是和九门的命运联系在一起。他想到了老八出发之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,也许命运,能把一些人带走,也能把一些人带回来。
几日后,张日山失踪。

评论(10)
热度(25)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