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水柔

50年前 长沙镖子岭 | 快门操作工 | 半吊子商业广告设计师 | 段子文案狗 |  性别不一样怎么谈恋爱主义 |  专业单身100年 | 重度颜控不过大部分是走心 

[平行AU]另一个世界的副八也许是这样的……

突发一个脑洞 实验着写写看

关于佛爷 齐铁嘴 互换的概念。

比如佛爷如果是算命的 ,八爷是军官的那种。

张副官还是和八爷有暧昧的关系。

鬼畜温柔攻X年下忠犬

这个设定里 

张大山(张启山)= 算命的。外表和内在一样刚硬的算命先生。生意不好却在硬撑的算命摊主。和齐姓军官关系比较好。性格比较冷淡。张小山的哥哥。

齐铁生(齐铁嘴)=少将齐爷。外表温润但内在有点鬼畜的军人。军衔为少将。代管长沙布防。带眼镜。对人和善。但实际是个可怕又严厉的人。性格比较鬼畜也比较碎嘴。

张小山(张日山)=张副官。这里和原ip差不多。哥哥是张大山。本是算命的族弟。却在齐爷那里当差做副官。被哥哥一场赌约输给齐爷做助理五十年。话少。单纯。和哥哥有点像。




齐将军府。

[齐爷。这是今天的报告。]

齐铁生抬了下头,看到张副官抱着一摞批文进来,递到他面前。

[好的。谢谢。各个盘口最近怎样?]

[嗯,东,南各还安好。霍家和谢家的各自太平。五爷家的最近在下新斗。九爷不在长沙。城西城门附近一带最近经常闹事,有日本人混杂,每天需派一定兵力去那巡逻。]

[哦?你哥那?]

齐铁生放下手里的文件,抬头看了一眼在泡茶的张副官。

[是。齐爷。我哥张大山。城西算命摊子的摊主。]

[哦,那这件事交给你处理。]

[是。]

[那算命的那我好久没去了,现在怎么样?]

[听说还是那样。不温不火。生意惨淡。]

[听说是什么意思?]

[……]

[哎~我说小山啊……]

齐铁生站了起来,转向身后的窗户,伸展了下手臂。

[你跟我快五、六年了吧~还那么不长记性。]

[……是。对不起。我错了。]

[还在恨我么?]

[没有。齐爷。]

[你和你哥还真是不爱说实话。]

齐铁生转头看向张副官。金丝边眼镜在光线照射下很耀眼。

[齐爷。没事的话我先退下了。]

张副官退出房间。把门带上。面无表情的走了。

[今天的茶,有点淡了……]

抿了一口刚泡的茶,齐铁生嘴里嘀咕下。

 

 

齐铁生其实没想过,他能赌赢张大山。张大山这样的算子算的很精,啥都测的到,尤其是这种赌局。但是他偏就赢了。

当看到张大山满脸懊悔又不得不签下那个契约的样子,有点想笑。谁让自己狠狠的算计了他一把。那些药酒,是张大山碰不得的。他千杯不倒的人,居然载在这些药酒上面。

张大山,人称长沙神算子张半仙的,你也有今天。你算不到你会载我手里,那我就要了你最宝贵的东西。

[来,小山。今天开始你就跟齐爷回去,以后你就是他的助手。]

[好……]

[哥。那我以后还能回来看你么?]

[当然了。只是换个睡觉的地方,我还在的。]

[好的。保重。]

 

这是张小山最后一次和哥哥说话。他心里明白。这一走,他以后就是跟别人了。

 

和哥哥从遥远的地方投奔长沙,然后再这开了个铺子做给人算命的营生。他和哥哥的关系,如同父子。虽说生意不太好。但哥哥也能硬撑下去维持这个家。还有个暗暗的生意,得了空了在做,虽然不太可说,但总说是可以撑的下去维持这个家的。小山也经常跟着哥哥去山里下斗。日复一日 ,年付一年。这样的日子让人觉得无奈却又不得不继续。人总要往前看。他自己的命运,掌握在自己手里。小山一直这样安慰自己。

直到那一天,家里来了个带着眼镜的军官。

那个军官长得细皮嫩肉的,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。高高瘦瘦的身材穿军装显得特别高挑。他站在自家院子里,和哥哥正在说着话。

[这个人,是谁?]

 

 

这个眼镜军官转过头。张小山看清楚了。这个人长得很秀气。金丝边镜框下一双正仔细打量自己的大眼睛。五官很精致。配上细腻的肤色,有种前些天在街头看到的花魁大姐姐的味道。但可惜这个人是个男人。还是个军官。他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[这是?]

[嗯。这是我族弟。张小山。]

[哦?]

张小山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。哥哥也没这么仔细打量过自己。他说了句没事的话我去做事了转头走了。身后那双眼睛,还是火辣辣的盯着自己的背影。

[大山。那我走了。来日再叙]

眼镜军官目送这个身影离去。笑着对张大山说道。

 

坐上军车。

军车发动。问了下随行的军官。

[秘书长,招募新人的事可以开始了。]

[好的齐爷。我回头就去办。]

[张小山……有趣……]

打从这一天开始。眼镜军官齐铁生。就对这个小山惦记了起来。

 

 

张小山第一次来到齐府。就闯了个大祸。

当时齐府的人都吓傻了。他才是个新人,怎么能做这样的事。这让他们怎么和齐爷交代。小山一脸不知情的状态……

[哎!小子!过来!]

齐府的管家急匆匆的过来拉过小山。

[你怎么把将军最钟爱的那匹马给放跑了?]

[那现在怎么办?]

[还能怎么办?快去找啊!]

[小子。快去啊!天黑之前找回来!不然将军回来,你吃不了兜着走!]

张小山匆匆上马走了。马渐渐跑远。管家和众家丁望着他的影子叹气。

[你怎么不看着?]

[我怎么知道他进马棚来啊!还选了将军最爱的那匹!]

[你不知道那匹马是最难伺候的?那是陪了将军上过战场的战马!]

[啊呀你们不要互相责怪了!快去收拾下!不然将军回来了,我们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!]

管家把大家都驱散了,各自做事去了。

 

 

张小山此时正骑马赶往郊外。他心里焦急。

第一次入了将军府。让他去清点下战马,就遇到这么棘手的事。一匹桀骜不驯的战马跑了,让他此时有点懊恼。不该就这么放跑的。追了好久,已经到了长沙边缘。再过去就是白乔边界了。

他下马来。看了四周,见地下马匹的脚印渐渐凌乱,似乎停了下来,往远处一个湖泊那延伸。可能马跑累了去饮水了。他牵了马,慢慢走过去。渐渐看到开阔的湖面。那里有很高的芦苇荡,荡里几只白鹭正飘摇不定的嘻闹着。

 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他眯着眼看了眼天空。月亮已经上来了。

走了一会,那马,果然就在那里,低着头,甩着尾巴。他身边有个人在顺着它脊背上的鬃毛。

那人。是齐铁生。

 

[齐爷?你在这?]

[……是啊 在这处理点事呗~ ~还有你追着马来做什么?]

[我来找它的。]

齐铁生抬了下金丝眼镜,撇了一眼张小山。一下子全明白了。

[你小子,是把我的马放跑了么?]

[是的。]

[干的漂亮~不过我要给你惩罚~]

[哦……]

[你不向我讨饶么?]

[齐爷说的都是对的。]

 

让齐铁生没想到的是,本想治下这个高冷的小冰山,但没想到他面不改色,依旧那样冰冷的样子

这小子看起来是很少骑马的。

他对小山摆了摆手,示意他骑上战马

[来,你上去试试看。]

[哦……]

张小山有点笨拙的翻身上了马。总算坐稳了。齐铁生靠近马的脸,拍了拍它,马很听话的摇了摇头,摆着尾巴。靠在它耳边说了些什么,马就沿着湖走了。

[走!。] 

 

 

一声口哨响。马开始加速。

张小山第一次骑战马,速度很快。虽然有点不安,但迅速调整了姿势,拉紧了僵绳。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。战马在湖边跑了大半圈。

 

齐铁生呆在湖边观望了一会,这小子骑马技术还不错,姿势不错。就有些僵硬。约莫半柱香,看着他从湖的那一头骑马飞奔来了,齐铁生吹了下响哨,马渐渐吁了下减速了。。

 

 [不错~有前途]齐铁生拍了拍手,张小山拉紧了僵绳,马停了下来。

[嗯,齐爷!这匹马速度好快!]

[是的。它跟了我好多年了。]

[齐爷,它叫什么名字?]

张小山有点兴奋的撸了撸马颈脖子的毛。

[叫凌端]

[啊?]

[行走在凌云之端。我希望他能向风一样自由奔跑。]

齐铁生站了起来直了直腰,捋了下外套上的马毛,抱着手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上。看着兴奋的张小山。

[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跑么?]

[不知道啊]

[每天被关着,最好的食物,最好的房间,最好的伺候着。很无聊的]

[啊?]

[所以我希望你也像他一样……]

[哎?]、

[听不懂算了……]

[齐爷说的都对!]

[好吧天色不早了,我们走吧。]

 

翻身下马。张小山在地下两手撑着腿喘了一下,看起来脸色不太好。

这么小的年纪,能驾驭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,不容易。

齐铁生心想着。这小子体能还真是差,得好好调教。

[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贴身助理。你要跟我起居,我亲自调教你。还有我不在的时候,你替我打点一切。]

[是!齐爷。]

[还有以后和我说话,我要肯定的答案。]

[是!齐爷。]

[齐爷,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?]

[你要不要和我骑一匹马?]

[……齐爷,您还是骑您的。我去牵我那一匹马过来……]

看他匆忙转头去牵那匹马的样子,齐铁生觉得很好笑。好像还脸红了。

[这小呆子,还当真了~]

 

那天夜晚。齐铁生和张小山回到了齐府。齐府的人都吓坏了。但是好在齐铁生没有责怪他们。就当没事一样。只是小山好像一夜没睡好。他被叫到齐爷的办公室特训。齐爷的调教。才刚刚开始。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5)
热度(27)
  1. 引一曲微尘迁木水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强势了我的哥

© 木水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